全国煤炭交易中心 -电子游戏试玩

新闻中心 > 新闻详情

助力碳中和,绿色金融要发力

2021-03-31 来源:《中国能源报》(2021年03月29日 第 19 版)


实现碳中和愿景面临巨大资金需求,绿色金融是重要支撑,

但目前绿色投融资匹配度不高、标准不统一、信息披露缺少强制性等限制了其对能源低碳转型的支持力度——

助力碳中和,绿色金融要发力

12万亿元   

2020年末,中国本外币绿色贷款余额约12万亿元,存量规模居世界第一

8000亿元

2020年末,中国绿色债券存量约8000亿元,居世界第二

138万亿元

相关测算显示,要实现碳中和,能源系统需新增投资约138万亿元

0.54%   

2013年至2019年,我国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地区交易量仅占同期我国碳排放量的0.54%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扎实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各项工作,其中一项重要措施就是要实施金融支持绿色低碳发展专项政策,设立碳减排支持工具。

记者了解到,当前我国绿色金融建设取得了一定进展,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等金融产品已初具规模。近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中国提出2030年碳达峰和2060年碳中和目标,对人民银行的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他表示,人民银行已经把绿色金融确定为今年和“十四五”时期的一项重点工作。

实现碳中和需巨额投资

“在绿色金融方面,2020年末,中国本外币绿色贷款余额约12万亿元(约合2万亿美元),存量规模居世界第一;绿色债券存量约8000亿元(约合1200亿美元),居世界第二,为支持绿色低碳转型发挥了积极作用。”易纲说。

专家表示,碳中和目标为能源、交通、建筑、工业、林业等行业带来了巨大的投资和商业机会。根据清华大学发布的《中国长期低碳发展战略与转型路径研究》测算,实现碳中和,能源系统需新增投资约138万亿元。而中国投资协会和落基山研究所在《零碳中国·绿色投资》里测算,绿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投资大约需要70万亿元。

易纲表示,“对于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的资金需求,各方面有不少测算,规模级别都是百万亿人民币。这样巨大的资金需求,政府资金只能覆盖很小一部分,缺口要靠市场资金弥补。这就需要建立、完善绿色金融政策体系,引导和激励金融体系以市场化方式支持绿色投融资活动。”

国务院今年2月发布的《关于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指导意见》不仅提出要大力发展绿色金融、绿色信贷,同时指出支持金融机构和相关企业在国际市场开展绿色融资,有序推进绿色金融市场双向开放。

中金公司研报指出,绿色金融跟传统金融最大的区别,在于前者要解决由市场失灵导致的绿色投融资不足的问题。在市场完备有效的情形下,金融跟随实体经济,并服务于实体经济,但在市场不能有效配置绿色发展资源的情形下,绿色金融则需在一些方面起到纠正市场失灵的作用,不仅要服务实体经济也要引导实体经济,从而减少绿色投融资的成本、增加绿色资金的获得性,甚至创造新的交易市场满足绿色投融资需求。

绿色金融减碳功能受限

记者了解到,绿色金融是助力碳中和的重要手段之一,但与实现碳中和的发展目标相比,仍存在绿色投融资匹配度不高、绿色标准不统一、信息披露缺少强制性等短板。

此外,中国人民银行沈阳分行行长朱苏荣表示,我国绿色金融政策主要集中于信贷、债券等领域,针对期货、保险等金融产品和碳排放等市场的政策存在不足和空白。以碳排放市场为例,今年2月,我国《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才正式实施。2013年至2019年,我国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地区交易量仅占同期我国碳排放量的0.54%。

构建绿色金融标准体系是绿色金融顶层设计的重要一环,易纲表示,绿色金融标准是识别绿色经济活动、引导资金准确投向绿色项目的基础。人民银行在2015年、2018年分别制定了针对绿色债券和绿色信贷的标准,即将完成修订《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删除化石能源相关内容。同时,人民银行正在与欧方共同推动绿色分类标准的国际趋同,争取年内出台一套共同的分类标准。

在强化信息报告和披露方面,易纲表示,目前银行间市场绿色金融债已经要求按季度披露募集资金使用情况,同时金融机构需要报送绿色信贷的资金使用情况和投向。下一步,人民银行将推动在已有试点的基础上,分步建立强制的信息披露制度,覆盖各类金融机构和融资主体,统一披露标准。

目前,深圳市已于3月1日起正式实施《深圳经济特区绿色金融条例》(下称《条例》)。记者了解到,《条例》是我国首个地方制定的绿色金融条例,也是继欧盟之后的全球第二个绿色金融条例。《条例》要求,金融机构应当依照本条例规定对资金投向的企业、项目或者资产所产生的环境影响信息进行披露。接受投资的企业或者项目、资产所属企业应当按照要求向金融机构提交环境信息资料。

金融机构参与将成风潮

未来如何促进金融机构参与绿色金融?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此前透露,人民银行已初步确立了“三大功能”“五大支柱”的绿色金融发展政策思路。下一步,将逐步完善激励约束机制,通过绿色金融业绩评价、贴息奖补等政策,引导金融机构增加绿色资产配置、强化环境风险管理,提升金融业支持绿色低碳发展的能力,同时,绿色金融产品创新和市场稳健发展也将得到进一步推动。

光大证券研究所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预计,2020年推出的1.8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今年会部分转向绿色金融领域。“监管部门将研究绿色资产和棕色资产差异化设置风险权重的可行性,完善对绿色金融领域信贷支持的激励机制。此外,信贷业务将进一步加大对低碳产业、绿色产业的支持,气候投融资将日益成为银行绿色金融重要领域,今年银行绿色金融债券发行力度将加大。”

朱苏荣建议,强化绿色金融的激励约束机制,需要降低绿色资产风险权重,引导金融机构提高绿色低碳业务和资产规模、比重,通过财政补贴、贴息等形式加大对绿色投资的财政支持力度等。(杨梓)

(责任编辑:综合保障部 王林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