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煤炭交易中心 -电子游戏试玩

新闻中心 > 新闻详情

煤炭开采和利用两头都要用力

2021-03-11 来源:中国煤炭报 2021年3月11日


碳达峰、碳中和无疑是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最受关注的能源议题之一。在我国资源禀赋以煤为主、经济发展需要以一定能源增长为支撑的前提下,煤炭如何助力碳达峰、碳中和?代表委员纷纷建言献策。

突出源头治理,减少煤炭开采碳排放

煤炭开采本身要用到各种大型机械设备。对此,代表委员表示,煤炭行业要加快智能化建设,降低矿用设备能耗。

“特别是要突出源头治理,把降碳摆在煤炭开采更加重要的位置。”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安徽理工大学校长袁亮说。他指出,应坚持系统观念,聚焦煤炭产业链全链条,构建“开采源头治理 供储过程管控 需求侧清洁利用 终端生态增值”的煤炭产业低碳转型发展格局。

煤炭开采过程中,会伴随瓦斯排放。而瓦斯主要成分甲烷的温室效应,比二氧化碳要高出22倍,占整个温室气体贡献量的15%。所以,煤炭开采过程中的碳减排,关键在治理瓦斯。

对此,袁亮提出,应大力推动煤与瓦斯共采,既利于安全,又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瓦斯直接排放会造成温室效应,利用好则是重要的资源。华阳新材料科技集团利用高浓度煤层气(俗称瓦斯)制作金刚石,让资源价值大幅提升。

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燃气集团副总经理田永东建议,将煤层气利用纳入全国碳排放交易市场,通过市场机制促进碳减排。

一方面,要鼓励企业抽采利用瓦斯;另一方面,要健全瓦斯排放约束机制。

全国人大代表、华阳新材料科技集团一矿机电工区机电队技术员姚武江介绍,现有标准仅就高浓度瓦斯作出禁止排放要求,低浓度瓦斯无明确排放控制要求,空排现象比较普遍。

“十三五”期间,低浓度瓦斯发电、低浓度瓦斯直接燃烧、乏风蓄热氧化供热发电等技术已逐渐成熟。为此,姚武江建议,修订并提高煤矿抽采瓦斯禁排标准,减少瓦斯直接排放。

煤炭在开采过程中,还会形成一些采煤塌陷区和废弃矿井。“这些空间可因地制宜推进抽水蓄能、空气压缩储能、遗留煤层气地面抽采、遗留煤炭地下气化等,加强废弃矿井储能及多能互补开发利用;鼓励支持二氧化碳地质封存,提升废弃矿井生态价值。”袁亮说。

综合施策,实现煤炭清洁高效低碳利用

煤炭利用端如何实现碳减排?代表委员表示,需要综合施策,实现煤炭清洁高效低碳利用。

散煤燃烧效率低,是主要污染源之一。农工党中央建议,大幅减少散烧煤使用,加快民用散煤、燃煤锅炉、工业炉窑等用煤替代,最终实现全部替代。

发电是当下我国煤炭最主要的利用方式。但目前我国燃煤机组的平均热效率还有进一步提升空间,超超临界燃煤机组的装机比重还较低。

因此,全国人大代表、国家能源集团朔黄铁路公司副总工程师黄立军建议,要持续开展燃煤发电超低排放与节能技术改造,推广应用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技术。

即便效率提高,包括燃煤发电在内的煤炭利用仍不可避免会产生二氧化碳。在此情况下,碳捕集利用与封存(ccus)技术被寄予厚望。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杭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罗卫红建议,我国应加快制定ccus发展规划和相关财税补贴激励政策,激励相关技术及配套装备研发推广应用。

代表委员还建议,应大力推动煤炭从燃料向原料转变,以大幅减少碳排放。

例如,在煤化工产业中,煤制油、煤制天然气等工艺路线,易于捕获转化过程中的高浓度二氧化碳,节碳率大幅提升。煤制甲醇、烯烃、乙二醇等工艺路线,部分碳元素进入产品,可以固碳30%至40%,具有天然的节碳能力。

全国人大代表、宝泰隆董事长焦云介绍,目前,煤制乙醇技术已经比较成熟、稳定,达到商业化运营标准,新型煤制乙醇工艺与可再生能源耦合发展,可实现清洁、高效、循环利用,实现二氧化碳“零排放”。他建议,因地制宜建设区域低碳化清洁能源供应体系。(鄢丽娜)

(责任编辑:综合保障部 王林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