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煤炭交易中心 -电子游戏试玩

新闻中心 > 新闻详情

煤企信用重塑非一日之功

2021-05-19 来源:中国能源报 ( 2021年05月17日 第16 版)


去年下半年以来,煤炭行业连续发生债务违约事件,整体信用受挫。未来2-3年,企业到期债券将迎集中兑付——

煤企信用重塑非一日之功

5月11日,永泰能源召开业绩说明会,宣布重回良性发展轨道,一季度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双双增长,st永泰摘帽变更为永泰能源并撤销其他风险警示;冀中能源集团在不久前的债权清收推进部署大会上称,企业刚性集中兑付取得阶段性胜利;山西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近日宣布,将力争全年利润实现同比翻番,确保不出现一笔违约,以良好的业绩回馈投资人……   

近期的一连串消息,展现出煤企重塑信用之决心。值得注意的是,由信用评级机构联合资信近日发布的统计显示,截至去年底,煤企年底存续债券余额达到3842亿元,处于历史最高值,“未来2-3年,集中兑付压力较大”。   

兑付压力集中在2021-2023年   

此轮信用危机爆发,始于去年11月原aaa国企——永城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永煤控股”)债务违约事件。由于2020年度第三期超短期融资券“20永煤scp003”不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永煤控股构成实质性违约。此后,该公司又有多只债券提示公告兑付存在不确定性,包括母公司河南能化、主承销商、会计事务所在内的多家机构,也因此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罚。   

在5月11日发布的2020年年度报告(更正)中,永煤控股披露,截至本次年度报告披露日,由公司发行且处于存续期间的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21项。记者统计获悉,该公司累计发行金额207.1亿元,已使用募集资金用于偿还有息债务、补充流动资金等。   

自2018年以来,受煤价回升、产能置换等影响,煤炭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同比提高,带动企业融资需求回升,诸如此类的发债行为不在少数。据联合资信统计,截至去年底,煤企年底存续债券余额3842亿元,其中39.04%是中期票据,其余依次为一般公司债、私募债及超短期融资债券。“剔除截至2020年底短期债券后,煤炭行业存续的中长期债券合计7803亿元,2021-2023年各年度下半年集中兑付压力较大。”   

事实上,压力已现苗头。就在一个月前,永煤控股发布公告称,2020年第八期超短期融资券(20永煤scp008)应于4月19日兑付本息,但因流动资金不足,兑付存在不确定性。3月初,冀中能源集团两只债券出现违约,均为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而其财务危机从2020年7月持续已久。同期,由于无资金归还到期的6.85亿元银行承兑汇票和2.3亿元信用证,千亿煤企重庆能源集团形成违约,面临短期偿债压力。   

信用何时回归仍待观察   

多位业内人士坦言,除了兑付压力,违约事件影响着整个煤炭行业的信用环境。   

联合资信方面表示,到期债券兑付压力,主要受企业再融资能力及投资者投资热情度影响。“投资者对企业资产盈利性要求提高,而目前,市场普遍认为煤炭企业债务负担重、非煤业务盈利弱,导致整体盈利能力偏弱。”   

一季度良好涨势,能否带动信用回归?“主要看企业偿债能力。”北京能研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技术总监焦敬平表示,去年11月起,煤价逐步回升,直至目前基本处于历史高位,尤其近两个季度,对煤企业绩带动明显。“能不能按期兑付是市场最关心的问题。以煤炭为主营业务的企业,除了受煤价影响,还要看产能能否增加或保持。利润厚了,偿债能力自然跟着上来。”   

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相关负责人也称,截至去年底,大型煤企负债总额约4万亿元,负债率接近70%。“总体上看,煤炭行业在快速发展中长期积累高负债的问题较为明显。煤炭行业是资源属性,投资量比较大,违约频发或将对企业短期融资,乃至行业整体融资造成压力,但国企具备一定经济实力,相信地方政府也会帮助解决问题。”   

一位业内分析人士也向记者表示,煤企债券发行规模下降、发行利率上升明显,导致投资者对行业普遍持观望态度。“长远来看,受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影响,煤炭消费量呈下降趋势。盈利能力弱的企业将被逐步淘汰,行业集中度随之提升,不排除企业信用风险有所分化,头部企业资产将进一步优化。”   

进一步暴露行业老大难问题   

发债难、兑付难,进一步反映出债务负担重、历史包袱重、非煤业务拖累等行业问题。   

“多元化发展一度被视为有效探索,但究竟‘出路’还是‘包袱’,很多时候还要打个问号。” 中央财经大学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邢雷举例,以煤和化工为主业的河南能源,初衷是实现多元转型。但占资产体量约一半的化工业务,每年亏损数十亿元,严重拖累公司业绩,最终只能剥离处置。“问题恰恰出在非煤业务。有些是企业自身扩张的结果,摊子铺得太大,但缺乏装备、人才、技术等储备,盲目拓展的方式很危险。有些是地方政府干预的结果,将其他业务硬塞给省属煤企。效益好的时候,问题尚未暴露,一旦处于下行期,企业很快入不敷出。”   

上述人士也称,以永煤控股为例,尽管主营煤炭业务相对较好,物流贸易、化工、装备等非主业资产却形成拖累。“非煤业务投入长期得不到相应回报,对公司整体流动性无法形成有效支持,资产负债表逐年恶化。发展非煤产业,既要依托基础条件和比较优势,进行科学系统规划、优选项目,也要规范开发程序,探索项目运营管理新模式。”   

焦敬平认为,资产负债率依然偏高也是影响信用的重要因素。“特别是排名相对靠后的一批企业,资产负债率多在80%以上。诸如河南能源、冀中能源均处于倒数位置,最差的川煤集团去年已经破产重组。作为重资产行业,煤企多为高杠杆运行,债务负担重。对此,还需依靠企业自身,通过优化产能结构、提高煤炭生产效率、剥离盈利不佳的非煤业务等,提升盈利能力。”

(责任编辑:综合保障部 王林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