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煤炭交易中心 -电子游戏试玩

新闻中心 > 新闻详情

ccus期待加入碳市场“朋友圈”

2021-04-23 来源:中国能源报 2021年04月19日 第 16 版


专家观点

将ccus纳入碳市场机制,采用ccus技术的企业可从碳市场获取一定收益,以弥补当前成本较高的缺点。ccus纳入碳市场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允许重点排放单位直接用其ccus抵消排放配额;另一种是将ccus项目纳入自愿减排交易,允许其作为抵消机制组成部分用于抵消排放配额。 

4月9日,中国石化华东石油局与南化公司合作建成碳捕集、利用与封存(下称“ccus”)示范基地,预计年捕集二氧化碳超10万吨,引发行业关注。

记者近日在第六届碳捕集利用与封存国际论坛上获悉,目前我国ccus技术已取得较大进步,处于研发示范阶段,已具备大规模示范基础。与此同时,进一步助力化石能源行业低碳转型、解决ccus商业化成本高等问题,亟需政策推动,并借力碳市场等金融手段。

实现碳中和的重要技术路线

据了解,碳捕集是将工业排放或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捕捉起来,以获得高浓度二氧化碳;碳利用主要包括驱油等物理应用、化学应用、生物应用;封存则是将压缩后的高浓度二氧化碳气体注入地下或海底进行封存,同时还可实现资源化利用。

根据全球碳捕集与封存研究院发布的《全球碳捕集与封存现状》,目前总计有65座商业ccs(碳捕集与封存)设施,每年可捕集和永久封存约4000万吨二氧化碳。ccs净零排放贡献巨大,分别为钢铁、水泥、化工、发电等部门减排量贡献16%—90%不等。

生态环境部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副主任马爱民介绍,实现碳中和不仅要在碳排放领域采用更好的技术,同时还要在碳吸收或碳移除环节发展新技术,ccus技术是其中重要的技术路线。

近10年来,我国能源央企在ccus领域开展了多种尝试。其中,在捕集、封存方面,2011年,国家能源集团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建成亚洲首个10万吨级全流程二氧化碳捕集—封存示范工程,目前共计注入超过30万吨;华能集团先后研制出我国第一座燃煤电厂二氧化碳捕集装置、世界第一座燃煤电厂12万吨/年二氧化碳捕集装置、我国第一套燃气烟气二氧化碳捕集装置等。在利用方面,中国石油陆续在吉林、大庆、冀东、长庆和新疆油田开展ccus示范,累计注入400万吨二氧化碳,在吉林油田年埋存能力40万吨,提高原油采收率10%以上。

支持政策不足 限制ccus规模化发展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已建成35个ccus示范项目,积累了较好的技术和项目经验。但目前为止,并没有大规模(百万吨)全流程的项目示范。

据中国21世纪议程管理中心主任黄晶介绍,目前,我国碳捕集能力仅为300万吨/年,2007—2019年累计二氧化碳封存量仅为200万吨,相比超百亿吨/年的全国总排放规模,减排贡献不大。

马爱民分析,从我国ccus试验示范项目来看,潜力巨大,当前有超过1600个大型二氧化碳排放源,且其中90%距离潜在的封存地点在200公里以内。但当前试验示范经验有限,项目规模普遍低于10万吨/年,最长运营时间也仅有10年左右。

高昂的减排成本,使得很多企业对ccus望而却步,也牵绊着ccus大规模应用步伐。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勘探开发研究院提高采收率中心副主任王强介绍,以用于提高原油采收率为例,其总体技术和经济效果与国外相比仍存在一定差距,推动产业技术发展的有力政策需进一步深化。

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提高采收率研究所所长伦增珉对此表示同意,他指出,扶持政策和财税激励措施缺位是我国二氧化碳埋存与驱油的挑战之一。

事实上,在《“十三五”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工作方案》明确的八项重点任务中,有三项都提到了要支持ccus技术的研发、示范和应用;“十四五”规划亦明确提出,实施重大节能低碳技术产业化示范工程,开展碳排放、碳捕集利用与封存(ccus)等重大项目示范。

然而对于具体的政策法规体系,马爱民指出,缺乏明确针对ccus的战略和政策激励措施、针对示范项目的规范制度和标准体系。在协调机制层面,ccus技术发展和项目示范涉及不同主管部门,而不同主管部门间的关注重点和态度又有所不同。

ccus纳入碳市场 可有两种途径

为让更多难以减排的行业与企业参与到ccus中来,需给企业以行动压力与动力。对此,马爱民建议建立企业承担减排温室气体责任制度。

然而,根据生态环境部发布的《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企业ccus减排量并未被纳入其碳排放数据。多位专家呼吁,碳市场应在推动ccus技术应用上发挥关键作用,需从顶层设计层面完善ccus技术示范的政策保障机制,加强政策激励,加快推进碳市场建设。

“可考虑将ccus纳入碳市场机制,采用ccus技术的企业可从碳市场获取一定收益,以弥补当前其成本较高的缺点。”马爱民建议,ccus纳入碳市场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允许重点排放单位直接用其ccus抵消排放配额,另一种是将ccus项目纳入自愿减排交易,允许其作为抵消机制组成部分用于抵消排放配额。

在制定ccus技术应用的支持政策方面,马爱民建议积极发展绿色金融,为项目提供必要的资金支持,将ccus项目纳入《资源综合利用产品和劳务增值税优惠目录》,享受增值税即收即退政策,并支持利用多边发展银行低息贷款实施ccus项目。

华能集团董事长舒印彪亦建议,各方需齐心协力推动建立绿色金融体系,完善ccus减排定价机制,推动形成投融资增加、成本持续降低的良性循环。

生态环境部应对气候变化司司长李高透露,为推动ccus发展,下一步,生态环境部将会同有关部门完善促进ccus发展的政策体系,探索和培育ccus发展的新技术经济范式,进一步加大投入,完善激励措施,做好ccus发展政策指引。(齐琛冏)

(责任编辑:综合保障部 王林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