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煤炭交易中心 -电子游戏试玩

新闻中心 > 新闻详情

“后超低排放”时代,清新环境的未来之路

2021-04-01 来源:《中国能源报》(2021年03月29日 第 19 版)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十四五”时期要“持续改善环境质量,基本消除重污染天气和城市黑臭水体”“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分别降低13.5%、18%”。

大气污染治理、水污染治理、节能降耗、减少碳排放……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使得环境问题越来越受到社会关注。我国的资源禀赋,使得煤炭消费成为大气污染、二氧化碳排放的主要来源,占据煤炭消费“半壁江山”的电煤,自然成为大气污染防治、降能耗、碳减排的核心抓手。

从“冒着大黑烟”到“花园式电厂”,燃煤电厂的形象在过去20年间可谓脱胎换骨,如今,我国煤电污染物排放控制水平已世界领先。作为这段历史的参与者与见证者之一,以火电脱硫起家、深耕烟气治理的环保行业龙头上市公司清新环境,也将于今年迎来其20岁生日。火电超低排放改造已告一段落,面对新时代、新需求、新市场,清新环境将去往何处?

煤电超低排放仍需专业运营

“过去五年,清新环境完成了1.7亿千瓦的煤电超低排放改造工程,约占整个改造量的20%。”清新环境董事长邹艾艾表示。

2014年底,清新环境在多年技术积累的基础上,研发出单塔一体化脱硫除尘深度净化(spc-3d)技术,在多家电厂推广应用并助其实现了二氧化硫、烟尘的超低排放。根据中电联节能环保分会信息披露,在煤电超低排放改造如火如荼的2015-2017年,清新环境年度投运烟气脱硫技改工程机组容量连续三年位居榜首,运营机组容量规模也排前三。

然而,在煤电装机增长受限的当下,煤电超低排放改造的市场空间已变得十分有限。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截至2020年底,全国燃煤电厂已完成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9.5亿千瓦,占全国煤电总装机的76%。单就超低排放而言,中电联发布的《中国电力行业年度发展报告2020》指出,我国达到超低排放限值的煤电机组已近九成。煤电超低排放改造这一业务是否已经“到头”了?

在清新环境技术中心总经理姚海宙看来,尽管煤电改造工程已基本完成,随着能源结构调整和煤电运行方式的变化,煤电烟气治理对于专业技术的需求仍十分旺盛。

姚海宙指出,随着煤电机组调峰频率增多、负荷率降低,烟气参数会发生改变。“这意味着烟气治理技术需要有针对性的调整、优化与创新。而随着火电经营压力、运行压力提升,经济效益下滑,可能会有更多的电厂选择把烟气治理交给专业第三方公司进行集中运营以降低成本。”

国电环境环保研究院院长朱法华对这一观点表示认可:“负荷率降低会使烟气量减小、流速变慢,在影响脱硫效率的同时,还可能造成脱硝催化剂效率降低、氮氧化物浓度升高等问题。要做好低负荷时的污染物排放控制,需要针对工况进行调整,精细化管理的难度会随之提升。”

“不仅如此,如果日后碳捕集技术要在电厂大规模应用,对烟气的温度、清洁度都会有较高要求,烟气治理作为碳捕集的预处理技术也将不可或缺。未来,我们也将凭借已有技术基础,为这种可能的需求做出预留。”姚海宙说。

技术引领,拓展节能环保业务

超低排放概念提出之初,一度引起业内争议与质疑,但经过“十三五”期间的成功实施,煤电烟气污染物排放强度的大幅下降有目共睹,煤电行业的成功,也为其他耗煤行业的烟气治理做出典范。2019年,生态环境部等五部委发布《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烟气治理从电力行业向其他行业延伸,也为环保企业开辟了新的“战场”。

清新环境总裁李其林指出,尽管清新环境的煤电超低排放技术应用已较为成熟,但新的行业将面临新的挑战。“以钢铁行业为例。湿法脱硫技术在煤电行业市占率超过90%,但在钢铁行业中可能只占三分之一,还没有哪种技术路线能‘一统天下’,与煤电市场格局差别很大。这意味着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仍处于多元化的探索过程中,将来随着标准提升,市场格局也将有新的变化。”

在深耕烟气治理的同时,清新环境也在节能领域展开探索。2019年,清新环境成立节能事业部,2020年4月清新环境中标德龙钢铁余热利用项目;同年12月,收购天壕环境旗下18个余热发电项目。邹艾艾称,2020年18个余热发电项目节约标煤约32万吨,折算减排二氧化碳约80万吨。

李其林表示:“工业余热利用虽然不是直接进行碳捕集,但对于节能降碳具有实际意义。目前有明确计量方法的减碳手段只有森林碳汇、光伏、风电,对于降碳计量而言,节能领域现在缺乏规范和标准。但未来一旦相关标准成熟,节能本身带来的经济效益以及对应的碳减排量都可以创造价值,节能板块我们一定要做。”

以煤电烟气治理为基础,清新环境正向钢铁、有色、建材、石油、化工等行业延伸,所涉及的具体业务也从工业烟气治理向工业水处理、固废危废处置、节能、监测、智控综合服务拓展,而支撑清新环境版图扩张的核心,正是专业技术研发与创新。“环保行业受政策驱动影响十分明显,但政策本身需要依托技术来实现。我认为未来环保产业真正的市场空间,本质上需要依靠技术创新来推动。”李其林说。

“牵手”国资,打造综合环境服务商

2019年7月,清新环境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四川地方国资四川发展入主清新环境,四川发展环境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对于当时融资难、融资贵的环保企业而言,引入国资无疑将大大缓解企业资金压力,让企业得以将更多精力聚焦环保业务本身。

据介绍,四川发展是四川省国资委旗下最大的平台企业,资产规模超万亿。目前,清新环境也是四川发展旗下唯一的环保板块上市公司。“四川发展被誉为四川省综合性产业投融资平台的‘航母’,选择控股清新环境,正是看中了其先进的技术基因、专业的市场化团队和厚积薄发的发展潜力。”邹艾艾谈到。

“四川发展的加入,为清新环境的资金、债券发行、项目资源拓展等多方面提供了非常明显的支持,对清新环境的运营发展形成强大的支撑作用。牵手国资,同时发挥好国有资产平台和上市公司市场化机制两方面优势,这也是各方股东的共同愿望。”李其林说,“借助四川发展的平台,我们在涉及市政的相关领域也会有业务布局,进而把清新环境打造成‘工业 市政’的综合环境服务商。”

邹艾艾表示:“与四川发展的合作,让清新环境进入了高速发展期。下一步,清新环境会积极参与到‘十四五’规划确定的目标中,促进构建全新环保产业生态,引领行业技术创新发展,推动环保产业升级,履行我们作为环保企业的社会责任。”(卢彬)

(责任编辑:综合保障部 王林琳)